朱嘉明:我们要用怎样的历史观来看待区块链?-冰草配资

快捷搜索:  as  test

朱嘉明:我们要用怎样的历史观来看待区块链?

8月22日,"密码货币、通证与无币区块链"2018学术研讨会在重庆顺利闭幕。来自学术界,技术界、法律理论界、经济理论界等的代表,围绕密码货币的流通与监管,通证的性质、功能与边界,无币区块链...

attachments-2018-08-IU2bcAYo5b86130dda4f5.jpg

8月22日,"密码货币、通证与无币区块链"2018学术研讨会在重庆顺利闭幕。来自学术界,技术界、法律理论界、经济理论界等的代表,围绕密码货币的流通与监管,通证的性质、功能与边界,无币区块链的性质与意义三大主题展开了激烈的思想碰撞。本次研讨会由知密大学和巴比特主办,比特大陆,币看,NULE,陨石财经联合主办。

在当晚闭门会上,着名经济学家朱嘉明教授做了总结发言,巴比特独家发布,内容已经本人确认。

今天我们讨论得非常热烈,内容很有价值,很有意义。最后,我想把区块链的历史延伸,试验和应用的场景拉大,未来推演得更广,从而在更大的维度上来看待区块链问题。简单讲这样几点:

第一,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根源到底在哪?

现在,普遍以为,中本聪关于比特币的那篇文章是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源头,这是没有错的。但是,不够,非常不够。

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诞生,需要太多的科学、技术和思想的准备。在我看来,至少可以追溯到1946年至1960年代初的Macy Conferences,那是在纽约持续召开的,有包括维纳、香农、诺伊曼等科学家参加,长达12年的一个科学和技术的研讨会。会议的主题包括控制论、信息论、计算机科学、人工智能、博弈论,不一而足。

可以不夸张地说,这个会议涉及到的技术问题和讨论的范围,今天都难以超越,深刻影响二十世纪后半叶的科学技术发展的方向和轨迹。没有这个会议,以及库恩后来称之为科学范式的革命,很难想象之后的IT革命和信息革命,再之后的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,自然无从谈起。所以,我们在思考问题时,还是不要忘了前人在这方面奠定的基础。

第二,2008年中本聪比特币的诞生,基于"三条历史轨迹"的交集。

2008年末,中本聪比特币的诞生,有三个历史和技术性前提:其一是IT革命,互联网、大数据不仅各自进入技术和应用的成熟阶段,而且结合成为一个新兴的基础结构。

特别是,计算机编程语言获得了全方位的突破。其二是密码学达到了极其完备的程度,且不讲RSA加密算法,没有哈希函数,不可能形成比特币和区块链理论,也不可能有关于公钥和私钥的完美设计,并最终在技术上得以实现。其三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和刺激,以及由此产生的社会性需求。历史是无意识的。但是,回顾2008年中本聪比特币的诞生,确实发生了上述三条历史轨迹的交集。

第三,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本质是"创造性破坏",是完整意义的"创新".

借用"阳光下无新事"的说法,评价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,以为它们并没有太多的新东西,是值得讨论的。

"阳光下无新事"是一种历史循环论,以为历史说来说去就是那么回事。事实是,历史的发展常常发生断裂、突变和异化。历史的本质是进化。可以认为,如果对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进行理论和技术性分解,并非都是最新的创造,但是,将历史的科学技术加以"综合",也是创新。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不仅是一种新的"综合",且已经构成了典型的熊彼特的"创造性破坏".当然,所以,阳光下还是有新事的。

第四,如何判断区块链的发展阶段。

应该说,区块链尚处于技术和科学基础的早期,大概属于怀特兄弟在1903年制造飞机的早期阶段。仅仅认识到这一点,还是不够的。区块链还处于生命力最为有潜力的阶段,每天还都有新的"创新",包括大量的专利涌入和大面积的试验。也就是,区块链正处于早期和潜力迸发的历史阶段。关于区块链的科学基础,是需要认真探讨的。我支持"区块链的基础是数学".但是,至于如何理解区块链的数学的基础,及其怎么跟其他学科结合,现在并非清楚。仅仅这个方面,还需要花大功夫。

第五,区块链的发展是全球性的。

在过去十年间,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演变和发展,是全球性的,是跨代际的,是超越行业的,是多学科的。中国对区块链的贡献是不可低估的。但是,需要认识到,区块链的未来的发展不会取决于一个国家,一个部门,一个学科。相反,需要人类智慧的全方位参与和贡献。

第六,区块链试验和应用场景存在"误区".

本站链接:http://www.trinunggal.net/qukuailian/681.html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