锐波科技孙宇晨:金融清算领域并不一定需要中心化的节点-冰草配资

快捷搜索:  as  test

锐波科技孙宇晨:金融清算领域并不一定需要中心化的节点

黑马:孙宇晨,生于1990年,锐波科技创始人兼CEO,美国硅谷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。Ripple Labs正在构建一个未来金融系统的底层协议,秒杀比特币。 腾讯组织"产品家沙龙:90后企业家专场"...

黑马:孙宇晨,生于1990年,锐波科技创始人兼CEO,美国硅谷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。Ripple Labs正在构建一个未来金融系统的底层协议,秒杀比特币

腾讯组织"产品家沙龙:90后企业家专场",主要是提醒世界,包括腾讯自己,要向90后企业家学习,更好地了解90后,00后。本文是锐波科技CEO孙宇晨的分享内容。以下为孙宇晨的演讲全文:

我们是做互联网金融的企业,帮助全世界的货币实现自由流转。所以我们在设计Logo时的想法是,把每个国家的货币符号都设计在Logo墙上。寓意是让大家感到,全世界的金融体系非常封闭,不同国家的货币不同,导致国家间的货币流通非常困难。我们就是想解决这个问题。

一、拥抱风险

我演讲的标题叫《拥抱风险》。为什么不叫"拥抱梦想"?因为梦想是褒义词,人人都想拥有梦想。但实际上创业的时候,很多事情不是由着你来的,创业是一个风险大于收益的事 .

我从小到大都是属于比较"刺头"的人,今天来的5个90后企业家里不少人都是这样的。当然最后我通过各种手段,以一种很诡异的方式考进了北京大学。我有篇文章叫《一道论证题》,就是讲我怎么处心积虑实现我的阴谋的。

后来去了美国。尽管性格比较叛逆,但还是有可能走上一条比较传统的老路,就像一般文科生走投无路,除了读博,还有可能去投资银行、咨询公司工作。但我身后这个叫做比特币的大符号,给我的人生带来一种全新的可能。

二、比特币是个什么玩意儿

比特币并不是真的存在,它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实体形态的货币。我在2013年4月11号这天,第一次从《纽约时报》的一篇文章里知道比特币。这篇文章里的温克莱沃斯兄弟,在美国是有名的"上访专业户",因为他们缠着扎克伯格不放,扎克伯格被迫赔了他们一大笔钱。他们拿着这笔钱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买了很多比特币。

当时比特币的价格经历了一轮涨幅,虽然和现在相比微不足道,还是引起很多人重视。全世界除了比特币社区中的一些极客在探讨比特币的学术问题,绝大多数人还是认为这是一个专门圈钱的东西,就像庞氏骗局或者郁金香泡沫。所以我虽然参与到美国比特币的社区中,但在周围的人看来,还是在做一件非常孤独、非常不靠谱的事情。因为你告诉他你是搞比特币的,他就会有"先生您听过安利吗"这种感觉。

当时我就面临着两种选择:

选择一:押注比特币,做一些与比特币社区有关的事情;

选择二:在我的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继续我的求学之路。

面临这两个选择我也很纠结,因为老被人当成是安利推销员实在不是很好的体验。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比特币。当我看到比特币的官方视频时,注意到比特币最核心的几个特性:去中心化、分布式、匿名性、黑暗互联网(Deep Web)。

去中心化和分布式是一个意思,人类历史上,比特币第一次实现了在金融清算中不用通过中心节点。 这可能非常抽象,但我当时接触到这个概念时感到非常震撼。因为一直以来,人类在货币清结算领域,都没有办法摆脱中心化的节点。我们日常生活中互相之间转帐,都有一个中心节点为我们记帐:人与人之间发送货币是商业银行为我们记帐,商业银行与商业银行之间有人民银行的清算中心为它们记帐。我们长期的习惯思维是:任何货币之所以有价值,是因为有主权国家在后面为它背书;任何货币之所以可以被清算,是因为有可信的机构在那里对它进行清算。

我经常用民主运动来打比方,帮助大家理解去中心化清算:民主运动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政治领域实现了P2P技术。 以前货币归国家统治,就像整个国家都通过国王进行中心化节点的清算,国王是这个国家最重要的人,一旦国王被暗杀,国家就会大乱。同样道理,一个网络的中心节点如果被破坏,网络就会瘫痪。

一个生活在伏尔泰时代的人,很难想象国王是可以被选举的。因为所有人都认为中心化节点的清算是与生俱来的,如果没有中心化的节点,整个国家就会瘫痪。伏尔泰则率先告诉大家,其实我们可以用民主制度来选,没有国王也不会产生任何混乱,而且效率可能会比国王更高。

比特币的创始人也讲清楚了这个道理,在金融清算领域并不一定需要中心化的节点。在金融领域,这是一个非常颠覆式的理念,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盒子,再也没有人能把它合上。

本站链接:http://www.trinunggal.net/qukuailian/755.html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