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元资本:技术要用来改变几十年没有创新的产业-冰草配资

快捷搜索:  as  test

心元资本:技术要用来改变几十年没有创新的产业

郑博仁是心元资本创始执行合伙人,拥有超过15年的中美投资和创业经验,曾连续四年被选为中国40岁以下最优秀的早期投资人。他也是一个经历过从0到100的创业者,作为天鸽互动的最早期投资人和首席...

attachments-2018-08-LXRXc0ak5b7e84bf11058.png

郑博仁是心元资本创始执行合伙人,拥有超过15年的中美投资和创业经验,曾连续四年被选为中国40岁以下最优秀的早期投资人。他也是一个经历过从0到100的创业者,作为天鸽互动的最早期投资人和首席策略长,负责了天鸽互动于2014年在香港上市,估值11亿美元。

2010年开始,他在机缘巧合下以个人身份进入天使投资行业,到2014年开始机构化。创业的经历以及海外留学的背景,让他成为了少有的跨境天使投资人。当前,心元资本的投资项目集中在硅谷和大中华区,已经超过一百四十家公司。其管理基金总额1.5亿美元,投资人同样来自中美,包括腾讯、阿里巴巴以及YouTube和Twitch等。

在对郑博仁的采访中,界面创业了解了他为什么会选择同时中美两边的市场,他的机构化路程,以及他对当前风口行业的一些看法。以下是采访实录,界面创业略作编辑。

为什么会选择中美两边一起看,感觉也挺牵扯精力的?

郑博仁:这跟我个人有关,我从小喜欢旅行,不觉得这是负担而是一种享受。我有一种奇怪的个性,比如每次下飞机到北京,我都觉得像第一次来。我也觉得我在过自己能过的最好生活,不觉得自己在工作,做天使就是和一群最聪明的人去不断犯错找到能够规模化的事情,这个过程我感觉是全世界最棒的事情。

中美是全世界最大两个市场,我在美国学到的,可以到国内帮助或者刺激创始人有不一样的想法,我在国内学到的创新方式,带到美国他们也觉得特别吸引人。

你在中美两边都会看,今年的比例怎么样?都看些什么项目?

郑博仁:我一直是两边都50%,美国的话看很多黑科技,AI、卫星、无人火车、无人渔船、货物转运,甚至投了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去销售防脱发的。在美国,Instagram和Snapchat就是很好的渠道,你要怎么样去运用?我还投了一个很有趣的公司叫Terminal,现在所有的企业不管大中小都知道数据和AI的重要,但不是每家公司都有建立AI团队的能力,他们在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建立了一个AI团队,把它变成了一个云端服务。在美国有很多投资方向,其中一个就是在一个快速改变的产业里提供基础设施。

国内不是黑科技能够快速发生的地方,国内的巨大机会在于商业模式的创新而不是深层技术的创新,你在国内做一个新的东西出来有一百个人跟你做一样的。

那你会觉得国内的市场比较投机一些吗?

郑博仁:也不是用投机来形容。国内市场很巨大,三到五线城市做移动支付也可能做得很大。现在市场上钱太多了,任何人都可以融到钱,稍微有一点能力的人就觉得自己可以做老板,而且国内和美国的文化也不太一样,美国如果有人做了一个杯子出来,别人可能觉得我不想跟你做一样的,国内是"这个好啊,我可以做得更好。"所以这个市场会让人觉得投机,就是因为钱太多了,造成虽然很多的商业模式(的创新),但是很快被淘汰掉。

你最近看到的创新的项目是什么?

郑博仁:你知道我在2014年投的一个公司叫Flexport,它是一个很经典的例子。就是未来十年很大的创新和机会来自于,怎么样用技术解决人力问题的inefficiency.货物转运可能是一个几十年的产业,但它几十年都没有创新了,一些大玩家都是用过去的方式。现在有了AI和数据,可以做很多过去做不到的事情,可能取代原本需要的几千个人。我看的AI不是只在虚拟世界,比如让广告做得更好,而是解决真正的商业问题。

最近的风口行业里面,你前段时间刚投了一个叫FxBox无人便利店,但其实在无人零售里不是特别早了,之前在犹豫什么?

郑博仁:之前也在看,但是在想大家眼中的新零售到底是什么意思?每个人都在讨论不一样的可能性,我就会花时间去了解到底技术对零售能够带来什么样的改变。我的答案就是,零售就是零售,最后还是卖东西,怎么在有限的坪数里卖得最多,技术让零售店更了解谁来了这里?买了什么东西?找出最热销的产品让它流动速度更快。

另外,有了技术后,热食生鲜能够更好的出现在零售店里,但供应链要怎么运作?有了新的基础设施后,这些就可能发生。

本站链接:http://www.trinunggal.net/qukuailian/757.html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